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沉沦女英雄
沉沦女英雄
「早安!芭芭拉!」高登局长问候他的女儿说:「我向你介绍国际警察中最优秀的探员春丽小姐,她来到高谭市是来向我们查询一位讨厌的人。」「好的,父亲,我相信高谭市最伟大的犯罪克星将会告诉春丽小姐一切资料。」芭芭拉?高登一边回答一边仔细观察着站在她父亲桌子旁边的中国女子,她穿着非常保守的蓝色套装,她的裙子仅高於膝盖几公分,而她的高跟鞋也许连高跟都提不上,相对於蝙蝠女的高跟靴子一比,好比高塔差距这麽多,芭芭拉的眼光从她的脚看到她的脸和头发,她直觉觉得这女子有一点跟她很像,她们两人都只上薄妆,也没有夸张的发型,但芭芭拉还是对春丽头上的发髻暗自窃笑。


  「最伟大的犯罪克星?」春丽回问着。


  「是的!高谭市是蝙蝠侠和罗宾的故乡,我想你一定听过他们!」芭芭拉回答。


  「抱歉!我并不知道蝙蝠侠与罗宾!」


  「真的吗?每个人都听过蝙蝠侠和罗宾的事蹟。」芭芭拉回应并不断的评估眼前的中国女子。


  「芭芭拉!春丽小姐才刚到高谭市,如果她以前曾造访过这里,她一定会知道蝙蝠侠和、、、」「对不起打断你的话,局长,但我想见蝙蝠侠与罗宾,他们也许可以协助逮捕M.Bison。」「我相信他们可以对你的调查有很大的帮助,但他们目前不在高谭市内,他们去外地去追补一些高谭市最邪恶的歹徒,你看,他们几天前刚从监狱中逃出,他们正忙着追捕归案。」「这真的太不巧了。」春丽叹息着说:「那局长,很高兴与你见面,芭芭拉,也很高与认识你,如果能联络上国际刑警局长,请询问他有关Bison的任何消息。」「我会在晚上欧哈拉局长回来时,亲自和他联络的!」「谢谢你!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现在要先走了!」春丽一说完便推门而出了。


  「可爱的女孩!」


  「父亲!在这次监狱囚犯脱逃的同时,有没有可疑的人物出现?」「芭芭拉!她是个国际刑警,而且她是在追捕一位独裁者,更别提她的地盘是在亚洲,她第一次来到美国,可以解释的是她跟不上西半球的脚步,所以别反应过度,而且,因为蝙蝠侠与罗宾离开了高谭市,这些罪犯是不会放弃这个好时机的,我们要保有优势警力,好在我们还有女猎人、掠夺者和蝙蝠女!」「也许你是对的,父亲!我可以看她留下来的档案吗?」「不!求求你!不要!」掠夺者尖叫着,巨大的铁链圈住她的腰际,而她的手腕与墙铐在一起,而颈子也戴上颈圈,虽然她仍保有她的衣服,但她的前襟已经被打开了,露出她的乳房与阴毛,而事实上,是Bison将她的衣服从领子撕成两半,一直到露出她的阴毛为止。


  掠夺者在Bison刚开始撕她衣服的时候还是昏迷不醒的,直到这猛烈的拉扯才唤醒了她,当她明白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时,这无助的女英雄的身体就缩了起来,就好像是被钩在钓钩上的虫一样,Bison看着正在奋力挣紮中的女孩,他眼中露出邪恶的眼神。


  愈是挣紮中的女孩,在他眼中愈是性感,Bison看着女孩脸上流露出恐惧的样子,她已经知道她的面具被取下了,被撕成两半在地上,她开始将头摇的向是龙卷风一样旋转,她的长发拍打着地面。


  Bison看着女孩不停甩着头,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,虽然他很欣赏她的眼泪表演,但他喜欢这女孩在抖动中的乳房。


  「挣紮吧!扭动吧!蠕动吧!随你高兴,亲爱的,我性感的小玩具。」Bison笑着说并一手抓住掠夺者的乳房,并粗鲁地搓揉着。


  「啊!!!」当Bison的手用力的捏着掠夺者的乳房,她痛的叫着。


  「把你的脏手拿开!」她一边大声尖叫一边用她没被铐住的双腿踢向Bison,不幸的掠夺者,她根本没多少力气去踢人,事实上,她几乎无法举起她的脚,而且她的双腿也几乎无法承担她的重量,没多久时间,掠夺者的双腿已经没任何防御的功能了。


  「这真叫人失望,我还希望你能抵抗久一点,不过我想我很快可以找到让我开心的方法。」Bison一边笑一边用嘴将女孩的整个右乳含入口中,他的舌头轻弹着她的乳头,这让女孩大声的呻吟,这让她无法辨别是因为痛苦或是愉悦的呻吟,Bison的舌劲让掠夺者的舌头硬了起来,他两手握住她的双乳,让他的舌头从右乳滑向左乳又溜回左乳,在双乳间拖着口水,这口水在昏暗的房间内闪闪发光,并慢慢滴到她的乳房上。


  「喔!!天啊!!噢!!」掠夺者被撩拨地气喘嘘嘘,她感觉从房间吹来一阵凉风,当Bison每次碰触到她,她的皮肤都会起鸡皮疙瘩,但他的体温却是另人着迷的,但无论如何这位年青的女英雄的精神正在奋力作战而拒绝投降,因此她继续在Bison的魔掌下奋战。


  「很好!继续挣紮、反抗!」Bison笑着说,而他的手指已经伸向掠夺者的阴户了,他的嘴巴与舌头仍不停滑过她的乳房,他的舌头继续朝她胸部的上方探索,舌头慢慢朝上,在她的乳房上留下了口水的痕迹,Bison的舌头像蛇一般的滑到掠夺者的喉咙,最後到了脸,当Bison停止舔掠夺者,在掠夺者赤裸的上半身好像留下了一群蛞蝓军队爬行後的痕迹。


  「噢!!啊!!求求你!!啊!!放开我、、我、、我、、绝不会投、、降,警察、、、他们、、啊、、将会知道你、、的、天啊、、我保证!」掠夺者一边哼着,她的头已经滑到链住她双腕的棒子下面了,事实上,如果不是她的手被铐在棒子上,她已经跌坐在地上了。


  「很诱人的建议,但她的身体更是诱人,而且所将对你所做的事,你一点也不会想去检举我。」Bison笑着说,并将他人溜到她下面,将脸颊靠近她大腿间,他的手指已经好一阵没玩弄她的阴户了,但他仍可清楚闻到从她双腿间传来的味道,Bison知道在他的不停爱无她的胸部下,已经迫使她的身体背叛了她,因此不需要犹豫,Bison的舌头舔向掠夺者的阴户,并用他的手指将她的阴唇大大的分开。


  「不!!!」掠夺者感觉到他的舌头正往她的阴户深处探索时,她发出哼声微弱的抗议,这时,Bison突然对着她的阴唇猛烈的拍打着,这让这位女英雄的胴体陷入狂乱的状态。


  Bison鞭打这这年青女孩乳房的每个地方,打了一阵子後,将她的胴体用力推到床上,接着将她的双腿高举,让她的膝盖几乎贴到她的脸。


  Bison的头终於从她的双腿间抽了出来,让她的腿可以放回床上,Bison说:「你将要好好服伺我!」接着他沾了沾从少女英雄阴户流出的淫水,将然抹在掠夺者的脸上和唇上,淩辱她好一阵後,他才用床单将手擦乾净後,解开裤子的拉链。


  「求、、求求你、、不要、、住手、、」掠夺者微弱恳求着。


  「你这个性感的小婊子,我看不出来住手的理由!」Bison笑着说并将手大大分开她那早已张开的阴唇,接着说:「未来你要我干你之前先服伺我,不过这次你的挣紮让我很兴奋,这次就先免了。」当Bison的鸡巴插入掠夺者的阴户时,她发出惨痛的叫声,这位年青的女英雄的阴户被Bison第一次插入时,她痛的几乎让眼珠从眼眶大大的瞪大,掠夺者的身体就像一只离水的鱼疯狂的跳跃着,而Bison的鸡巴慢慢的在她的阴户中一进一出,一次又一次掠夺者的头老是自束缚她双手的棒子垂下来,而Bison一边肏她一边重新将她的头扶回去。


  Bison一边肏着女英雄的阴户也不忘了一边玩弄她的双乳,还将她的身体整个弯了过去。


  「今晚我就让你的靴子留下来,从今天起,你将要穿高跟鞋去强调你美好的身材!从现在起,你要好好展现你的身材,而我将从你身上得到很多乐趣。」Bison一边说一边残暴干着掠夺者。


  「不、、喔、、不、、天啊、、求求你、、噢、、好痛!!住手!!求求你!!」掠夺者不断的大声尖叫直到她的喉咙喊哑了,她的胴体被压在Bison的身体不停的打哆嗦,这年青的女子感觉到Bison的鸡巴在她的阴道中好像是锯子一般的来回将她的身体锯开,她的双腿大大的张开好容纳鸡巴的插入,掠夺者现在觉得她的身心都严重的受伤,而她的心理的焦点逐渐由痛楚慢慢转变成从身体传来的一阵阵快感,掠夺者的身体又再一次的背叛了她的理智,她的理智逐渐的屈服了。


  「咳!!对不起,但我不得不打断你!陌生人,但你似乎不应该在这里出现!」一个声音从暗传来,Bison的脸立刻朝向声音的来处,他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皱眉,过了一会儿,这邪恶的男子闭上了眼睛,然後突然的消失,留下了正在呻吟中的掠夺者在床上。


  「这是怎麽一回事?」黑暗中的声音充满了震惊。


  「你是谁?」Bison的声音从暗处传来。


  「不公平!是我先问你的,所以你要先回答,否则我、、啊、、」「否则你怎样?」Bison充满愤怒的眼神询门着,并用他的手叉住闯入者的喉咙并推向墙边,这邪恶的独裁者不知道为什麽这位闯入者有着白脸与尖鼻子,Bison非常不喜欢紫色,但他的访客显然只穿这种颜色的衣服。


  「你要对我说什麽?」Bison再次问他,并稍稍放开他的手,好让这人可以呼吸。


  「咳、、拜托,你不必这麽做,如果你希望整夜留在这里,请自便、、」这人不停的咳嗽。


  「你是谁?」


  「我是小丑!」


  「你算那门子的笑话?」Bison气的大声咆哮并再次抓紧他!


  「不!!我!!咳!!我的名字叫是小丑!!」小丑喘息说着。


  「那你为什麽来这里?」Bison放下了他好让他再吸口气。


  「这个糖果工厂是我的基地!」


  「太有趣了!!我的助手告诉我这地方已经荒废了。」「这里会荒废是因为我去坐牢。」「那你怎麽出牢的?或是说,你怎麽来到这里?」「我从监狱中逃了出来,这是属於我的地方,所以我偷溜回来,简单的闪过门口两个守卫,因为他们忙着和一位脱光光紫红色头发的女子享乐。」「白痴!我早知道要找多一些人来帮忙的!」「嗨!夥伴!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达成某种协议,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,而你也没见过我,每个在高谭市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,既然你已经俘虏了掠夺者,我自然不敢轻视你的实力,所以来个合作约定吧!」「什麽合作约定?」「我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,而你帮我除掉我的敌人,而且,只要给我一点时间,我就可以召回我的党羽,如果门口那两个警卫是你仅有的两位手下,那我至少可以提供你二十个人手。」「很好!」Bison想了想答应了,他也松开了他脖子上致命的锁喉手。


  「去聚集你的手下,我会在这里完成对掠夺者的工作同时,送你一个小礼物。」而小丑正忙着搓揉他的颈子,试着不让脖子这麽痛,并不时偷看着掠夺者的裸体,但当这位日本的女学生走进房间,他的焦点全在她身上。


  「她是樱子!好好享受她的身体,如果你的手下需要一点鼓励来加入时,她可以犒赏他们,还有早先你所看到的吉普赛女郎,你也可以自由的使用,嗯、、先这样吧!」「成交!那你告诉我那一个房间我可以使用一个半小时!」小丑兴奋的说。


  「很好!小丑,你可以用那间房间!」Bison一边说一边指着一扇门,而樱子顺从的低着头推门进去。


  「顺便问一下你的大名?」小丑问着。


  「M.Bison!」


  【完】